<var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var>
<var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tpp3z"><strike id="tpp3z"></strike></menuitem>
<ins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ins>
<cite id="tpp3z"></cite><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ideo id="tpp3z"></video></var>
<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ar>
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三秦都市報官網

聞“汛”集結 “老陜”再出征

千里防洪堤 展示“陜西力量”

聞“汛”集結 “老陜”再出征

千里防洪堤 展示“陜西力量”

社會 2020-07-23 07:10:04
分享到:

朱如歸與李昂龍在鄱陽縣一處受災群眾安置點做保障工作

救援隊志愿者在安徽蕪湖市幫助轉移受災群眾

救援隊志愿者幫助轉移受災群眾

7月19日,在一個由若干間教室改造而成的救災安置點,王樹生度過了他48歲的生日。

此前一天,由他率隊,來自陜西曙光救援隊的28名志愿者,由咸陽、漢中兩地出發,開車趕到1100公里之外的安徽蕪湖市。

一路上,洪水肆虐的消息接踵而至。隨志愿者們一起來的,還有橡皮救生艇、發電機、水泵、浮力救生馬甲——作為民間公益救援隊,他們將配合當地政府轉移受災群眾、救援受困人員,提供緊急生活救助。

情況緊急,沒一個人敢浪費時間

2020年的梅雨季來得格外兇猛,大雨暴雨幾乎緊貼長江、淮河等流域,多地進入防汛關鍵期。

7月18日,曙光救援隊接到一封來自安徽蕪湖市鳩江區的增援邀請函。

增援邀請函一共104字,字字千鈞。曙光救援隊立即集結力量,火速成立赴安徽抗洪救災突擊隊,進入備勤狀態。

7月22日,王樹生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介紹,安徽江河多、湖泊多,歷年來的防汛任務都很重,“我們是當地的增援力量、補充力量、配合力量。不僅要投身現場搜救,還得參與到巡堤、清淤工作中。”

抵達蕪湖市當天,王樹生接到一個緊急任務:六安市裕安區普降特大暴雨,48小時平均降雨量超過381.2毫米,破歷史極值,轄區固鎮青龍村有萬余名群眾被困,需要緊急轉移。

戰斗打響了!中午12:30,6名志愿者開著兩輛車,拖著兩艘救生艇輾轉來到250公里外的六安市。當時下大雨,通信光纜被洪水沖斷,電路也被切斷,一些地勢低洼地帶的民房,洪水已經蔓延到了二樓。

救生艇駛過的水域,水面露出屋頂、樹冠和電線桿的頂端,所有人撐著傘、打著手電筒,挨家挨戶幫忙搬東西,將受災群眾送到10公里外的安置點。

“救生艇的轉運能力有限,燃料消耗厲害,單趟只能拉五六名群眾。”另一位參與過這次驚心動魄“大轉移”的志愿者吳江告訴記者,現場情況實在太緊急了,沒一個人敢浪費時間。

一直到晚上8:30,救援隊成功轉移300多名村民,“等真正歇下來,才覺得兩只腳已經全部發麻,嗓子也發炎了,手都沒法握拳。”

請陜西“鄉黨”放心

各路救援都在趕來,千里防洪堤,筑起了防汛救災的堅實防線。7月20日凌晨,曙光救援隊另一支由16名志愿者組成的增援力量也抵達了蕪湖市鳩江區。

他們的任務是,前往無為市參與搶險。無為大堤是長江干流一級堤防,是巢湖流域的防洪屏障,承擔著保衛合肥的重任。

彼時,無為市多個鄉鎮發生漫堤、內澇,再次告急。“很多地方的通信信號已斷,被圍困的村莊里,每座房子都像是孤島,周圍一片澤國。”志愿者金衛剛是此次任務的負責人,他向記者回憶,救援隊員的任務是住戶搜索,轉移受困人員,由于積水較深,水下雜物又多,只能將老人、孩子以及行動不便的人背上救生艇,隨后安全轉移到安置點。

水域救援,王樹生并不陌生。作為專業民間救援隊伍,2017年、2018年,他與曙光救援隊的志愿者們曾趕赴湖北、湖南,陜西榆林、漢中等地,參與抗洪搶險。

“每戶人家,我們都至少跑6個來回,時不時觀察轉移進度,還要統計村民還有什么困難,挨家挨戶解決。忙起來,衣服全濕,根本感覺不到累。”他說,除了轉移受災群眾,志愿者們還要負責巡守河堤,檢查有無管涌、潰堤。

7月20日,經陜西省社會組織孵化基地黨總支批準,援助蕪湖抗洪搶險臨時黨支部正式成立,吳江擔任黨支部書記。“從7月21日開始,天氣已經放晴了,碧空如洗,但是我們仍然不能放松。”吳江說,目前雖然歸期未定,但是請陜西“鄉黨”們放心,每一位救援人員都會盡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幫助受災群眾共渡難關。

才下“疫線”又戰洪峰

火車晚點了近8個小時,朱如歸回到西安時,已經是7月22日下午了。

比起出發時,他被曬黑了不少。“我原本就比較黑,”西安火車站出站口,穿著一身迷彩服的他向記者開起了玩笑,“才下‘疫線’,又戰洪峰,這個18歲的生日,太特別了。”

火車是從南昌駛出的,全程16個小時。路上,同車廂一位乘客認出了朱如歸,“你是不是去過湖北?我在電視上見過你。”

那是今年大年初一的事。朱如歸乘火車、搭汽車、轉步行,只身前往湖北孝昌,在孝昌縣第一人民醫院隔離病區擔任志愿者。“哪怕是為病人送餐、打掃衛生也行,這些不需要專業知識。普通護工能做的,我都能做!我來了就是吃苦的,到一線為醫護人員搭把手,能幫一把是一把!”

朱如歸莞爾一笑。事實上,自今年3月從湖北歸來,他刪了很多條朋友圈記錄。時光像是被掐掉了一段。但那些記錄著振奮與低落、忐忑與平靜的片段,已被他珍藏于心底。

朱如歸就讀于眉縣職業教育中心酒店管理專業二年級,今年7月13日,學校放暑假,他再次以一名志愿者的身份,從陜西出發前往千里之外的江西九江。

相比年初瞞著父母“逆行”去湖北,此次出發前,他主動將情況告知了家人。“我出生在江西南昌,現在江西發洪水,我應該回去。”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說,江西有很多親戚、朋友,如果真有困難,會向他們求助的。

先坐大巴車來西安,再坐火車前往江西九江市,7月15日下午,朱如歸轉乘高鐵,趕到了鄱陽縣,當天被防汛指揮部分配到鄱陽縣三廟前鄉一處受災群眾安置點,做保障工作。

鄱陽縣位于鄱陽湖東岸,由于鄱陽湖多個水文站水位突破歷史高位,這里的多處圩堤突現漫堤、決口險情,成為南方洪災的重災區。

災后的道路泥濘不堪,原來水泥路上鋪的瀝青被洪水切割成塊,沖向旁邊的稻田,被水浸泡過的鍋碗瓢盆、衣服、鞋子、自行車,沾滿黃泥,滴著污水。

這是江西洪災的一隅。朱如歸說,安置點是由當地一所小學臨時改造而成的,一共170多名群眾,大家將教室作為臨時宿舍,每間宿舍都有寢室長,生活作息接受統一的指揮、管理,應急部門準備了礦泉水和食物,定時送到受災群眾手中,“生活物資、后勤保障都是沒有問題的。”

用有限的力量,做值得做的事

除了要開展物資搬運、環境消殺、安全排查、受災情況統計等保障工作之外,朱如歸還得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搬運沙袋、執勤、給群眾分發物資等等。

安置點中有不少孩子、老人,滯留時間久了,他們難免會覺得悶,想出去投親靠友。朱如歸不僅需要隨時與寢室長們溝通,還得在指揮部的統一安排下,組織廣場舞、集體學習等活動。

18年足以成長一代人,洪水既是一次大考,又是成長的大課堂。“人這一輩子,能有幾次為國家去拼命、去奉獻的機會?”朱如歸頓了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我不愿虛度生命,希望能用有限的力量,去做一些值得做的事。”

和朱如歸一起并肩作戰的,還有來自眉縣的18歲小伙李昂龍。他剛參加完高考,在朱如歸的感召和鼓舞下,“才下高考考場,又上抗洪戰場。”

從眉縣出發前,李昂龍的母親給他買了一雙襪子和一雙皮手套,并囑咐他,既然要去,就別怕吃苦,去了多干活,一切行動聽指揮。

“再過幾個月,我就年滿18歲了,我想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是新一代鐵骨錚錚的三秦好兒郎。”李昂龍告訴記者,他一直有個上軍校的夢想,看到很多武警官兵抗洪救災,深受鼓舞,“對我而言,這算是一場特殊的成人禮。”(記者宋雨實習生盧夢雪石悅琦計肖)(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張欣慧]

一本久久道本道久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