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var>
<var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tpp3z"><strike id="tpp3z"></strike></menuitem>
<ins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ins>
<cite id="tpp3z"></cite><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ideo id="tpp3z"></video></var>
<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ar>
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三秦都市報官網

?花4800元竟給娃報上“黑培訓班”

質疑:無辦學資質咋能公開招生

?花4800元竟給娃報上“黑培訓班”

質疑:無辦學資質咋能公開招生

社會 2020-07-23 13:14:00
分享到:

三秦都市報-三秦網訊  (記者 張晴悅) 花4800元給孩子報的記憶潛能開發課,因為種種原因一節課都沒上,現要退費卻遭遇“退款難”。近日,家住西安市浐灞區的李女士因為此事鬧心不已。


一節課沒上 退費遇阻力

李女士給孩子報班的這家培訓機構名叫“童蘊學堂”,位于西安市浐灞大道。

去年10月23日,聽孩子同學家長說這家機構不錯,她花9600元在此給自己兩個女兒各報了一年的“全腦全能”課程。

“雙方約定4800元一個人,上80個課時。9歲的老大上學齡后班,4歲的老二上學齡前班。”李女士說,報名后不久,學齡后班就開課了,大女兒如期參加了培訓。但學齡前班一直拖到12月才通知開課,那個時候,自己的小女兒正好因為生病在西安市兒童醫院住院,沒能去成。

年后,趕上疫情,開課的事再次被擱置。“直到今年6月,他們才問我暑假有沒有時間,讓娃去上課。”李女士說,這次,是她的身體有恙需要住院,孩子可能得送回老家,思慮過后,她向培訓班提出了退款的要求。

“付錢時,我們雙方有簽訂一個協議,協議上寫明了,乙方如因自己原因不能前來上課,可向甲方提出申請,甲方應退還所收費用的80%給乙方。但培訓班拒絕了我的退款要求,說我這個課是特價課。”李女士說,報名時,對方并未提及“特價課”一說,現在這樣的結果讓她十分不能接受。隨后,她將此事反映給了浐灞區教育局,沒想到卻得知一個令她大跌眼鏡的消息。“教育部門跟我說,這家培訓機構是沒有辦學資質的。”

這讓李女士冒出一連串的疑問,“據我所知,這家機構去年10月就開業了,既然沒有辦學資質,為何能夠持續在此招生營業?沒有相關資質卻開辦培訓班,我們這些娃到底學到了什么?”她表示,這更加堅定了她想要退費的決心。


培訓班無資質 目前已關停

昨天中午,針對李女士反映的情況,記者前往這家培訓機構進行了解核實。

機構一位女性負責人稱,他們并沒有拒絕給李女士退款,目前還在就這一問題進行協商。“退款是有前提條件的,這個課程本身是特價課,我們原則上是希望孩子上課的。”該負責人表示,李女士稱并不知道“特價課”一說,“可能是當時的溝通上出了一點問題。”

“現在因為家長的個人原因需要退款,我們也可以理解,但是退款需要一個過程,我們也需要向上級申請,這是需要時間的。”其表示。

至于李女士提及的“沒有辦學資質”的質疑,該負責人 稱 ,“這個肯定有,沒有辦學資質是不可能在這立足的。”但對于記者想要查看一下辦學許可的請求,其表示,“你們沒有資格看我們的辦學資格證,你們可以去了解一下正常的機構在開辦時是需要各方面手續的,不是說機構一開手續就下來,這是有一個申請過程的。”

隨后,記者也就此事聯系了浐灞區教育局。該局一位王姓工作人員稱,前期,他們已就市民的相關投訴對該培訓機構進行了調查。“目前基本上確認這家機構是沒有拿到辦學許可證的。”其表示,浐灞區教育局正打算前往現場做進一步核查,對其作出處理。“按照規定,許可證沒有辦理下來或正在辦理中的,都不能開課辦學和招生。而且許可證必須懸掛在店內醒目位置。”

下午5點多,記者獲悉,浐灞生態區教育局已前往現場,對此事作出處理。“經核實,這家機構確實沒有辦學許可,說是正在辦理。”王姓工作人員稱,按照規定,教育局原本應對這家機構作出停辦處理,但考慮到一旦停辦,已經繳費的家長們可能面臨維權無門的境地,所以對其作出了警告處分。李女士退款一事,他們也已從中協調完畢,對方表示將在兩天內將錢退回。


[編輯:張宸豪]

一本久久道本道久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