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var>
<var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tpp3z"><strike id="tpp3z"></strike></menuitem>
<ins id="tpp3z"><strike id="tpp3z"><listing id="tpp3z"></listing></strike></ins>
<cite id="tpp3z"></cite><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ideo id="tpp3z"></video></var>
<var id="tpp3z"></var>
<var id="tpp3z"></var>
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三秦都市報官網

看電影,跨省游,觀球賽,全面復工復產復業還有多遠?

看電影,跨省游,觀球賽,全面復工復產復業還有多遠?

國內 2020-07-26 17:07:39
分享到:

本周一(7月20日),對于很多愛進電影院里看電影的觀眾來說,可以說是終于等到了這一天!因為疫情,而關閉了近半年的電影院,終于在這一天開始有限制的營業,比如兩個人隔著座位至少相距一米,比如上座率不得超過30%,不能吃零食等等,但還是有的地方在這一天的零點,就拉開了營業的大幕,以至于很多的現場觀眾,首要任務是用手機記錄下這難忘的時刻。

影院恢復營業第一天,全國票房在350萬左右,如果跟去年日均1.76億票房相比較,當然是少得可憐,幾乎有點忽略不計的意思,但是想想萬事開頭難這五個字,就能明白這350萬票房的意義和價值,復工復產復業,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現在連比較難的影院,都開了門,我們離常態化疫情防控下的全面復工復產復業還有多遠?

走!看電影

7月20日,國內部分地區影院復工,全國低風險地區電影院在落實各項防控措施的前提下有序恢復開放。闊別半年,首批觀眾興奮地走進了影院。

電影觀眾: 疫情期間,就只能在家里用電腦看電影了,(現在影院開放)也是給了一個很大的慰藉。

南京新街口國際影城銷售經理 崔恒斌: 影城停業將近半年了,水電氣、設備維護、燈光,在停業期間我們都是做好這些檢查工作,隨時盼著能盡早開業。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常態化防控形勢趨穩向好,在經歷了近180天的漫長等待,影院和影迷在7月20日如約相聚。盡管復映首日只有《第一次的別離》和《璀璨薪火》兩部新上映影片,但當燈光暗去,銀幕亮起,影迷能夠重新回到那塊熟悉的,用銀幕、音響、座椅與階梯搭起來的天地,這一切來的實屬不易。

《第一次的別離》制片人 秦曉宇: 我個人認為,20日是一個不亞于武漢城市解封那樣的大日子,極具象征意義。

影迷期盼著重回影院,但影院復工仍然需要把防疫安全放在首位。疫情防控要盡量做到的是控制和減少人員聚集,這就與讓多數觀眾在同一時間聚集在同一空間觀影的事實,成為了一對兒需要調解的現實“矛盾”。

影院是人員密集的場所,擁有相對封閉式的環境,讓使得疫情防控的不確定因素增多。那么,這就需要在處理這對兒“矛盾”上,尋求一個平衡點。

影院工作人員: 我們放映員一到崗位之后,首先就把新風打開,一直開到整個影院最后一場結束才關閉,所以在這期間,空氣都是循環的,包括現在疫情期間,我們都是提前請了專業的消毒清潔公司來對各個新風口、管道進行消殺和清潔。

查驗健康碼,測體溫,“今日已消毒”的告示在場內隨處可見。影院內暫時不售賣小食飲品,影迷購買電影票還只能通過網絡途徑。再次進入影院就能直接感受到的這些變化,讓前來觀影的人們感到熟悉而又陌生。

7月16日,國家電影局發布《電影放映場所恢復開放疫情防控指南》,為影院再次迎客提出了規定動作。其中提到:“未戴口罩,體溫37.3度以上者不得進入;交叉隔座售票,保證陌生觀眾間距1米以上,每場上座率不得超過30%;采取網絡實名預約,無接觸方式售票;全程佩戴口罩對號入座,影廳內原則上禁止飲食;日排片減至正常時期的一半,控制觀影時間,每場不超過兩個小時。” 這份指南,在幫助影院尋找復工和保證影迷健康觀影之間的平衡點。

電影觀眾: 大家坐成這種棋盤格的形式,我還是第一次見,既有熟悉感也有很新奇,而且會覺得疫情期間大家這樣坐的一種特色,其實是一個時代大事件在一個很小的方面體現的一種微小的細節。

電影觀眾: 可能確實會暫時造成一些和以前相比一些困難,多一些麻煩,但是我覺得這種麻煩,它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它是可以保護我們每個人的安全,我覺得是很必要的。

在有條件的開放下,全國復映首日票房達到了350.53萬。這讓沉寂了大半年的電影行業,開始顯現出了復蘇的跡象。截至7月24日,全國影院放映的新片有五部,其余的大多還都是復映片。眼下,雖然疫情的影響還在持續,電影市場也進入了恢復初期的預熱階段,但仍然需要一批新片來帶動觀影熱潮。

電影觀眾: 我個人是期望,其實還有差不多半年的時間,能夠有更多更好的片子、更優質的片子。無論是商業片,還是說這種藝術性強一點的片子。

上海影城總經理 顧艷: 電影本身是豐富大家生活的一部分,我們希望新片盡快能上,讓喜歡電影的人能夠自然而然地走進影院。

在經歷了180天的漫長等待之后,電影院的復工復產釋放出了積極的信號。這對于電影行業和影迷來說,也意味著已經開啟了一個新的階段。但在這個階段,需要面對的問題還有很多。要讓影迷在安全的環境下觀影,電影院盡快實現正常運轉,電影業恢復其既往的熱度,還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

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 饒曙光: 觀眾的觀影就取決于有頭部影片、有市場號召力的影片入市,那么現在的重中之重就是如何推動頭部影片盡快入市。從長期看,中國電影發展向好的基本趨勢應該是不會變的,觀眾不會離場,投資不會離場,人才也不會離場。

白巖松

疫情之下,日子過得艱難的,不只是電影院線,還有文化演出,體育賽事等等。這其中,旅游業遭受重創,境外游幾乎長達半年全軍覆沒,而且一時間,在國際疫情遲遲看不到拐點的情況下,也看不到境外游能恢復的跡象,而境內游,在上一周邁出了一大步,有條件恢復跨省團隊旅游,這是怎樣的一種恢復呢?

出門旅游

本周五(7月24日),一群游客在領隊嚴格核認健康信息的前提下,從旅行社出發,登上由上海開往浙江安吉的大巴;而旅行社內,一位顧客在詢問暑期旅行產品、注意事項等信息。

疫情期間,上海的這家旅行社業績遭遇斷崖式損失,面對上周文旅部通知恢復跨省團隊旅游所釋放的公眾強烈的出行愿望,該社有了盈利轉機,但眼前如此大規模、長距離出行的防疫工作,他們不敢有絲毫松懈,讓游客玩的開心更要安心,是旅行社的頭等大事。

春秋旅游副總經理 周衛紅: 我們自己的疫情防控指南,已經改了四稿了,一會兒同事還要改第五稿。因為我在3月份做(指南)的時候,當時疫情比較嚴重,但現在我們導游要做什么?然后我們的產品要做什么?我合同里要加什么?不是今天文旅部一個文件給我,我馬上就可以寫出我自己的指南,因為我的指南是會更細更具有指導作用。

相比影視劇院等小規模聚焦,跨區域旅行涉及行、吃、住等更為復雜、多元的活動場景,在確保“限量、預約、錯峰”等前提條件下,如何從保持好社交距離過度到公共距離,分解出一次旅行各環節的防疫細節,是個人和機構面臨的一項細致的系統工程。

青島某旅社工作人員: 大西北或者貴州、云南,我們做這些項目為主推線路,因為這些線路相對而言的話,它們是清零清得比較早的,而且它是更加貼近于大自然。往年這個時候 ,大約30人到40人的團是主要的,但今年我們就有調整,今年受消費者比較歡迎的是4到6人的小包團,這種小包團更為安全,而且它的私密性會更好一些。

春秋旅游副總經理 周衛紅: 我們原來叫小團,現在叫小團化,就你加了一個化字。你看上去一個字,但它其實說明它的普遍率是很高了,就很多人寧可多付一點費用,但是他不愿意和陌生人在一起。他們會幾個人、幾個家庭組團,把一個小的客棧、小的別墅、小的民宿包下來,盡可能和外面的人保持一定距離,而且我覺得這樣子他的體驗度也會更好。

安全性、私密性和自由度在疫情中被放大,旅游習慣在悄然改變,而文明程度也在加速推進,分餐、用公筷成了旅游產品設計的標配,個體防疫等行為不能影響他人等,這都需要領隊兼防疫官在反復言說中落實。

春秋旅游副總經理 周衛紅: 有部分的團組是不包含餐,這個盡可能就分散,我可能去吃簡餐,甚至也有人說我愿意帶自己的食物也是可以的。這樣做一些分流,但是對于我們團隊供應的餐廳,第一我們對供應商是要嚴格甄選。另外我們在每一個團隊上,有一個巡餐的制度,就是游客在用餐的時候,我們的導游要巡餐兩次,就要去提醒大家用公筷、公勺。

本周,不少省市迎來首個外省旅游團,配以隆重的歡迎儀式,而像山東等省市也在本周打出景區優惠價招徠游客。但對于經歷“非典”疫情大考又遭遇本次新冠疫情的旅行社來說,游客固然是上帝,疫情防控常態下,同樣也是合作伙伴。

春秋旅游副總經理 周衛紅: 我們認為是必須堅持防疫第一,沒有一個好的安全的社會狀態的話,我覺得對旅游業發展本身是特別不好的。在我們報名的時候,你就要提醒他,你在兩個星期里邊,你不能去過中高風險的地區;第二,你在出行前一天,我們還會有一天短信會給你,就是關于防疫的(信息),如果他已經那個地方顯示是高風險或者中風險是黃色的,那這位客人就不能參團了。大部分游客也應該能夠理解,同時我們把這個作為旅游合同的補充條款納入進去,就是我跟你是有契約關系的。

白巖松

在很多人眼里,也許進影院看電影、跨省旅游并不像吃飯和健康那樣是人們的剛性需求,但如果從精神層面來看,它依然是人們不可或缺的需求,這其中就要談到體育賽事,由于疫情,一段時間體育賽事在人們眼前消失,過一陣兒還行,可時間長了,很多體育迷就覺得生活缺了重要的牽掛和色彩。也難怪,從韓國到德國,從西班牙到英國,足球賽事都比我們想象更快地恢復了。而在中國,CBA早已開打,本周中超開賽,這就讓人感慨,在常態化疫情防控的背景下,生活似乎更加正常了。

△7月20日,廣州恒大淘寶出發

開賽了

本周三,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在大連的出現,讓中超聯賽大連賽區一下子緊張起來,當天賽區防控措施全面升級,凡在酒店公共場所不佩戴口罩者將面臨嚴厲處罰。而在周五,在揭幕戰開始前一天,賽事防疫組組長宣布,所有工作按照此前計劃正常進行,沒有再次升級,賽事沒有受到影響。

大連人隊球員 趙旭日: 等了半年了挺不容易的,第一次打賽會制的比賽,這么多球隊一塊,希望一切順利吧。

在聯賽籌備過程中,防疫都是重中之重,16支球隊被分到了大連、蘇州兩個賽區,1870名球員、教練、工作人員和媒體人員在入駐前全部進行兩次核酸檢測,且全部為陰性,此后還將每周進行一次檢測,比賽使用的酒店、球場和訓練場被設置為藍區,設立隔離欄實行全封閉管理。

蘇州奧體中心管理有限公司 常務副總經理 秦希賢: 藍區部分的核心人員是要跟外界人員進行做到嚴格的隔離,不能有一絲的松懈,所以在這方面我們是根據組委會的指導,盡可能做到滴水不漏。

△蘇州體育中心準備就緒,靜待中超聯賽開啟

出于防疫的需求,中超聯賽開始后,原則上將在沒有觀眾的空場中舉行。沒了現場球迷的吶喊,沒了震耳欲聾的喧囂,這樣的空場比賽將是怎樣的體驗?

7月9日,國家體育總局發布通知,要求分類推進、有序恢復體育賽事和活動,堅持動態調整,根據各地疫情風險等級變化,動態調整賽事規模、觀眾數量。在科學防疫的前提下,一部分體育賽事或許距離回歸不遠了。

白巖松

中超開賽的兩個賽區,其中一個就是大連,本周大連的疫情也讓人擔心,這中超是否可以正常進行?而跨省旅游恢復方面,由于新疆的疫情,局部受到影響,不過總體仍然在正常地推進,這就是常態化疫情防控的含義所在。

一段時間內疫情徹底消失,不可能,同樣的,生活不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下走向正軌,也似乎不可行,相信我們會走好這個平衡木,在這個過程中,提升著我們自己的能力,也能更好的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所以共同努力吧。


[編輯:張帆]

一本久久道本道久久爱